今天是:
广西博白纪检监察网欢迎您!
  • 推荐新闻
  • 推荐新闻
  • 热门资讯
联系方式
专用举报投诉电话:
0775-8232222
信访室举报电话:
0775-8234066
0775-8239663
办公室:0775-8222347
传真:0775-8222066
网站建设电话:0775-8233936 
网站建设QQ:529961256
新闻稿件投稿:hdj0231@126.com(注:举报信有专用邮箱,不要发到这里)
当前位置:广西博白纪检监察网 >> 贪官忏悔 >> 浏览文章
湖南省安乡县财政局工资发放中心原主任兼社控办主任徐丽忏悔录
作者:佚名 日期:2017年03月28日 来源:中纪委网站 浏览:

一切大赌都始于小赌,一赌再赌,欲壑难填,终究会走上不归路。纵观徐丽因赌而逃的经历,无论是“先赌”还是“赌而后逃”,都是一错再错,不仅无助于摆脱一时逆境,只会不断将其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。违法必先破纪。党员干部不能对生活纪律充耳不闻,对赌博等恶习半推半就,必须防微杜渐,慎始慎初,培养积极向上的精神情趣,养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。否则,只能如徐丽般在狱中空发感叹,悔之已晚!

徐丽:亲人面前的一滴泪水胜过千万句忏悔

  徐丽,女,1970年出生,湖南省安乡县财政局工资发放中心原主任兼社控办主任。2011年4月20日,安乡县财政局在对账期间,发现工资发放中心账户异常,徐丽去向不明,即向县人民检察院报案。次日,安乡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徐丽立案侦查。2014年7月2日,徐丽从泰国回国投案自首。

  我叫徐丽,分开1000多个日夜后,我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父母和女儿,地点却是在高墙里的探监室。因为自知罪孽深重,见面时我始终不敢正看父母和女儿一眼。当脸色苍白的女儿搀扶着父母微微前倾的背影离开大门的那一刹那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泪如决堤……

  我出生在一个令人羡慕的干部家庭,从小生活无忧无虑,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和悉心教育,让我的生活始终洒满了阳光雨露。从父母眼中的乖女儿,到踏出学校大门成为安乡县乡镇财政所的一名工作人员,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。靠着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扎实的工作业绩,1987年我顺利调入县财政局机关工作。2001年6月,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随后,我从办事员做起,一步一个脚印,2004年担任县财政局工资发放中心副主任,2010年当上了工资发放中心主任兼社控办主任,领导对我青睐有加,同事对我交口称赞。

  在工作顺利的同时,我也收获了自己的甜美爱情,有了疼我爱我的丈夫和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儿。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。曾经我以为拥有了一切美好的东西,父母的疼爱、领导的欣赏、同事的信任、幸福的爱情和美满的家庭。

  但是从女儿上初中那年起,一切都发生了改变。丈夫渐渐因为工作忙、应酬多,回家越来越晚,关心交流越来越少,原本甜蜜温馨的家变成了大吵大闹的战场,夫妻之间从偶尔争吵升级为大打出手。

  我是一个特别要强、爱面子的女人,心中的苦闷和抑郁从不愿向任何人诉说,一天天堆积,就像黑洞洞的悬崖,时刻仿佛要将我吞噬。从2006年开始,为了宣泄心中的郁愤,我迷上了一场悬崖边上的舞蹈——赌博。

  最开始,我还仅仅是邀几个好友一起玩安乡本地的纸牌赌博游戏“偎麻雀”,从每底2元、5元到10元、20元,普通的赌博已经无法满足我空虚的心灵,我把目光投向了更刺激的“舞台”。2010年初,我第一次借旅游之机到了珠海、澳门,尤其是进入澳门赌场接触到“百家乐”后,我如同着魔一般,疯狂迷恋上这个我心中的“舞台”。我开始一次次以各种理由往返于珠海、澳门。记不清多少次在澳门赌场VIP包房内,我红着双眼一掷万金。这场舞蹈越来越惊险、越来越疯狂,但是我已经无法停下脚步,尽管我明知即将滑入深渊……

  渐渐地,我不再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上,也不再把关爱投入到女儿身上,整天津津乐道的是赌博的豪爽刺激,娓娓说来的是赌博的“奥妙玄虚”。随着我赌博的砝码一天天加大,原本还比较宽裕的工资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挥霍。为了追求麻木人生中那一刻的刺激,我忘掉了党和组织对我的培养,利用了领导和同事对我的信任,漠视了家人和女儿对我的眷恋,将手伸向了我曾经自豪的工作岗位——财政局工资发放账户上的巨额资金。

  记得第一次伸手,是我以为他人揽储的名义,私自从工资发放中心账户转了几万元到一个农村信用社私人账户,再转到我个人账户。为此我紧张了好几天,走路都提心吊胆,生怕东窗事发。最终侥幸过关后,我开始为自己的小聪明洋洋得意,胃口也越来越大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为了填补永远也填不满的赌金黑洞,我又把手伸向了自己经管的社保资金,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,迟缴每月的养老保险、住房公积金、医疗保险等资金,上月挪用,下月填补。如同魔鬼的诱惑一般,我拿着挪用来的公款沉迷于豪赌、买车、买房,沉迷于灯红酒绿之中,无法自拔。

  从2006年到2010年,我如同扑火的飞蛾,一次一次地亏空公款、一次一次地心怀侥幸,小洞变大洞,大洞变陷阱,最终自掘坟墓。2011年4月15日,局机关通知我要对账,自知亏空掉的公款窟窿已经大到不可能再隐瞒,我惶惶不可终日,萌生了出逃的念头。我永远都记得那个日子,4月16日正是星期六,我利用周末单位没人时机,到单位卷走了工资账户上最后一笔存款,当天中午就携款潜逃。我走的还是我多年赌博的老路,经长沙到广州,从珠海拱北口岸出关至澳门。在这期间,单位一直通过手机联系我,也许我那时回头,一切还有机会,但是因为畏惧,我关掉了手机,断了回头的路。

  到了澳门后,出于对未来的迷茫和忧惧,我又踏进了赌场,两天下来将所带钱款几近输光。挥金如土的生活离我远去,我逃离澳门经柬埔寨偷渡到泰国曼谷,试图靠远走异国他乡结束这段噩梦。离开之际,我挣扎过,煎熬过。我深知,这一走,便是一条不归路。站在边境关口,一边是心惊胆战的逃亡,一边是牢狱之灾的恐惧。反复纠结后,还是赌徒心理占了上风,我寄希望于时间能冲淡一切,妄想等形势缓和些了再作打算。

  逃到泰国后,我才发现,外国的生活并不像影视剧中演的那么美好。初到几天,我都是白天不敢出门,夜晚噩梦缠身,要么梦见被抓,要么梦见女儿哭喊着“妈妈回来”,每次都是哭着醒来。偶尔出门看见警察我都紧张到眩晕,语言不通更是把我变成了孤岛上的鲁滨逊,听不懂也不敢张口说话。割舍亲情的剧痛和形单影只的凄冷如恶魔般折磨着我,逃到泰国的两个月时间里,我脸色苍白、头发脱落,整个人瘦了20多斤。

  迫于生计考虑,我开始学习泰语,做点小生意勉强维持生活。但是我始终无法融入这个不属于我的国家,没有亲人、没有朋友、没有快乐,我觉得自己生活得还不如一个流浪者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对女儿、父母的思念越来越深。从小带大的女儿过得怎么样了?母女分离会不会折磨她幼小的心灵?体弱多病的父母怎么样了?疼爱的女儿生死不知,他们是否会忧伤成疾?孤独漂泊的生活何时才是尽头,难道我要客死异乡,最终只能魂归故里?

  就这样,我在泰国艰难地熬了3年,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,只有无尽的思念、悔恨和痛苦的挣扎,生活如行尸走肉一般。我的心理防线逐步崩溃,回国自首的愿望越来越强烈。但是,我又一次次纠结,一次次退却,始终还是无法面对失去自由的恐惧。每个孤独的夜晚,我都只能打开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,听一听乡音,在哭泣中睡着,又从哭泣中惊醒。

  我从电视上看到,十八大以来我国反腐败的力度一步步加大,特别是国际追逃追赃的声势一天天浩大,我感到莫名的欣慰,但更多的是彷徨不安。进入2014年,泰国这边不时有逃犯被遣返回国的消息传来,风声越来越紧,我又开始了隐姓埋名、东躲西藏的日子。被抓的恐惧和孤单的折磨,让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像刀割一样疼痛。这时候,泰国当地人发现我没有身份证明,开始三番五次向我敲诈,甚至威胁我的生命安全。生不如死的逃亡生涯让我从逃避惩罚的迷梦中醒来,也促使了我和家人联系的决心。2014年6月,我偷偷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。电话响起后叫出第一声“妈”,我泣不成声。通过电话我知道,父母一直以来千方百计寻找我的踪迹,几年下来对我还是生死未知,他们整天以泪洗面;女儿在开始许多天总是哭着找妈妈,性格也渐渐变得孤单乖僻。听到这些,我的负罪心和愧疚感日益强烈,开始有了回国投案自首的强烈冲动。

  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,我多次和家人联系。父母、姐姐、弟弟,特别是我那乖巧的女儿声声呼唤着我回来,国内也始终没有放弃拯救我。终于我下定决心回国投案自首,虽然当时我无法确定这个决定是不是又一条难走的路,但是至少我能看到希望和尽头。我找到了泰国移民局,主动表露了我的身份。2014年7月1日,就在党的生日那一天,我踏上了回国自首的飞机。

  回国后在看守所里,我的情绪从最开始的焦虑与恐惧,渐渐平静下来。一切错误都是我咎由自取,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,自己犯下的罪责必须自己承担,逃避只会让自己失去更多。家人、亲友来探望我,给我打气、细心劝导,但是他们越对我好,我便越感觉对不住他们,亏欠他们太多。2015年2月,女儿从学校回来看我。这是我三年多来无时无刻不牵肠挂肚的女儿啊!见面的第一秒,女儿大声哭了,我在心里哭了,女儿流的是眼泪,我心里流的是血泪。我甚至不敢与她对视,只能隔着厚厚的两层玻璃偷偷地打量她。当年乖巧的女儿已经长到了1米7,却削瘦了很多;以前我总是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现在身上的衣服却寒酸了许多,这几年肯定受了很多无法诉说的委屈。当着她的面,我没有流泪,假装坚强,轻声安慰着她。当她转身离开后,我觉得整个世界的泪水都从我眼眶中迸出来了。我不禁又想起我年迈的父母,如果没有我这个不肖的女儿,他们会依然受人尊敬,安享晚年,而不必让一生要强的爸爸顶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、带上过早苍老的面容,不必让一生行善的妈妈代我悔罪、为我担忧;如果我没有犯罪,女儿会和别的小朋友一样,健康快乐地成长,而不会因为受到我的影响,没有考上重点大学……

 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。回国后,我更加渴望亲情温暖,最开始我每晚失眠,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女儿流着泪水的脸庞、父母姐弟看我时那哀怨的眼神,以及自己迷失在赌博陷阱后的种种罪行,懊悔和自责像毒蛇一样撕咬着我的心。

  千万句忏悔也比不上亲人面前的一滴眼泪。为了能早日出去给女儿尽一点迟来的母爱,为父母尽一点微薄的孝心,我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除了悔恨还是悔恨。我开始极力去调节自己的身心,尝试着读书看报;在看守所期间,我协助管教干警做好同监室其他关押人员的思想工作,相互共勉好好改造、重新做人。尽管身陷囹圄,但是我得到了出逃在外永远得不到的安宁。

  由于我的帮助,我所在的监室关押人员情绪稳定,每次都能得表扬、得名次,我自己也多次得到看守所管教干警、领导的褒奖。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,更加坚定了重获新生的希望。出狱后,我想当一名瑜伽教练,用我在泰国学到的瑜伽术给更多的人带来祥和安宁;我还想开办一个“女子监狱网站”,义务为和我一样迷途知返的人提供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,同监室的姐妹都答应成为我网站的铁杆粉丝……我自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,将在高墙里度过漫长的刑期。但我已不再惧怕,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来洗刷身上的罪责。

  “不相信冬天过去还有春天,寒号鸟因此成了冬天的陪葬;不相信风暴过去还有日出,萋萋花草一夜之间便化作伤感的落英;不相信荆棘过后还有坦途,人生便会黯淡一份跋涉的激情。”我已经从“泰囧”这场噩梦中醒来,我会奔回正确的人生。

上一篇文章:教育局副局长因一句话开启欲望闸门 最终身陷囹圄
下一篇文章:浙江省玉环县供电局人力资源部原主任沈刚忏悔录
本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