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广西博白纪检监察网欢迎您!
  • 推荐新闻
  • 推荐新闻
  • 热门资讯
联系方式
专用举报投诉电话:
0775-8232222
信访室举报电话:
0775-8234066
0775-8239663
办公室:0775-8222347
传真:0775-8222066
网站建设电话:0775-8233936 
网站建设QQ:529961256
新闻稿件投稿:hdj0231@126.com(注:举报信有专用邮箱,不要发到这里)
当前位置:广西博白纪检监察网 >> 贪官忏悔 >> 浏览文章
贪官忏悔:总以为有钱会得到幸福
作者:佚名 日期:2013年01月14日 来源:检察日报 浏览:

 

仕途升迁对一般人是件喜事,可肖明辉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——

总担心自己不知哪天就会露馅

忏悔人:肖明辉

原任职务: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副局长

触犯罪名:受贿罪

判决结果:10月12日,海南省第二中级法院判处肖明辉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犯罪事实:肖明辉利用职务之便,伙同他人收受贿赂1611万余元,单独收受贿赂6万元。

被捕失去人身自由后,我才真正懂得了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的真实内涵。人只有到了这个时候,才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,才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,才知道什么叫追悔莫及。我千百次地追悔,但为时已晚,而所有这一切,又都是自己造成的。

转折从担任主管开始

1980年我出生在湖南省衡阳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。1998年考入郑州工业大学土木系,毕业后又继续深造,200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系,获得工学硕士学位。毕业后,作为高级人才,我被引进到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工作。我曾经很努力地工作,也因为工作成绩突出被授予“洋浦十大杰出青年”称号和“海南省青年五四奖章”。被大家认为前途不可限量的我,却因受贿上千万元跌入犯罪的深渊。我如今充满愧疚,辜负了组织的培养和上级的信任。

回想起来,我深知自己从担任规划局建设工程管理主管开始,就渐渐地走上了一条自我毁灭的不归路。

记得我到规划局工作没多久,就成为建设工程管理主管,主管工程招投标、工程质量监督、工程验收等工作。坦率地讲,我手中的权力炙手可热,是开发商、个体包工头趋之若鹜的目标。

几年工作下来,我发现和我一起毕业的同学有的在国外发财,有的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发展,无论是工作环境、经济收入都不知比我高出多少倍,我有点不甘心每月只有3000多元的薪水。恰在此时,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,洋浦个体包工头赵某的到来,改变了我的人生。

当时,规划局对外招标洋浦小学旧楼拆除过渡教室建设工程,赵某找到了我,向我提出想投标这项工程的请求,我不假思索当即答应。后来,在我的帮助下,赵某投标成功。2007年底,赵某为表谢意,送给我5万元;2008年底,赵某又送给我1万元。

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捞钱,如此捞钱,是福是祸,心里确实没底,不过我实在太需要钱了。收了赵某的6万元后,我担惊受怕了好一阵子。一年过后,见风平浪静没发生什么事,我的思想开始发生了质变,愈发感到自己手中的权力含金量很高。从此,我悟出了一个道理,只要建筑商有求于我,我能为他们办事,对方必定给回报。

如今想来,正是收下赵某送的6万元之后,我便彻底与自己辉煌的历史告别了。同时,也应验了“欲望的闸门一旦开启,堕落与腐败就会势如破竹,令人不可抵挡”这句话。

没能守住道德底线

2008年初,经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局批准,区内居民安置区及相关公共服务设施工程EPC总承包项目立项。规划局决定,由我负责并担任EPC项目业主代表。

此时,单位司机张某就做这个工程项目之事找到我,我说要找大的有实力的公司来做。随后,张某通过在海口做生意的朋友刘某,找到一家建设集团公司。我依据行业潜规则,暗示在工程项目中标后要5%的好处。

2008年3月中旬,洋浦EPC项目开始招标,包括张某找的建设集团在内的4家公司参与投标。在评标过程中,我作为业主评委,给张某找的建设集团打了最高分,因而这家集团公司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。

2008年12月,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局与这家公司签订了合同,工程造价5亿元,包括示范小区及相关配套设施共11个子项目。为拿到好处费,这家公司与张某、刘某提供的6家公司签订了10份虚假供货或劳务合同,先后两次支付了2100万元。其中,给张某注册的4家空壳公司支付了1610万余元。

就这样,我轻而易举地获得了近千万元巨款。但我心似明镜,自己收的是巨额工程项目回扣款。为防日后东窗事发,我让张某尽快将这笔款取出。随后,张某按我的要求,以现金、存款、购买铺面的形式将部分好处费交给我。

我错误地认为,这钱不仅可以给我带来富裕的生活,还可以带来幸福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笔不义之财其实是一剂毒药,它将毁了我原本美好的生活和前程。

以为有钱会得到幸福

以前,我总以为有钱会得到幸福,可当不义之财真正到手时,自己却终日惶惶,到头来连既得的利益也失去了。

2009年国庆期间,是我有生以来最心满意得的时候,我带着妻子买了一辆车,又买了一套房,终于实现了在海口买车买房的夙愿。当时在我看来,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。

然而,就在这年年底的一天,洋浦一建筑工地发生了死亡两人的重大安全事故,检察机关迅速派员介入调查。我作为洋浦规划局主管工程质量的领导干部,自然在谈话了解情况之列。可自从检察机关找我谈话后,我便开始疑心重重,总在担惊受怕,觉得检察机关可能发现了我吃回扣的问题。

到了2011年4月,我担心的事情不但没有发生,我还被提拔为规划局副局长。仕途上的升迁,对于一般人而言,是件可求而不可得的大喜事,可我始终高兴不起来。因为我内心深处有着挥之不去的痛苦与折磨,总担心自己收回扣款的事不知哪天就会露馅。我的心灵似乎被关进了烦恼的囚笼,焦虑与恐惧如影随形,挥之不去。我思来想去,感觉与其整天担惊受怕,不如辞职一走了之。我随后递交了辞职报告,但组织没有批准。

出事后我才知道,早在2011年4月,检察院就收到了关于我收工程回扣款的举报信。从那时起,我就进入了检察机关的侦查视线。我急着辞职不干,想摆脱法律的追究,看来真是太天真了。

身陷囹圄,我才恍然醒悟,其实人这一生不需要太多东西,幸福也不需要太多金钱。想着生病卧床的父亲,身怀六甲的妻子和年仅3岁的女儿,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,还要他们为我担心,我真的恨我自己。(江舟)

上一篇文章:贪官忏悔:说在嘴上写在纸上,却没有记在心上
下一篇文章:教育局副局长因一句话开启欲望闸门 最终身陷囹圄
本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